九价都有黄牛了,你愿意当韭菜还是选同样很香的二价呢?

T- T+
2021-12-28
尽早接种是关键

春雨君曾在网上发起过一次关于接种HPV疫苗的投票,在所有参与者中,有半数的小伙伴表示预约不上。

 

但实际上,大多数地区的二价HPV疫苗是供应充足的,只有四价和九价比较紧张。同样都是HPV疫苗,为什么九价就是“香饽饽”,二价就无人问津呢?

 

HPV疫苗的价是什么意思?

 

我们常看到的HPV疫苗中的“二价”、“四价”、“九价”,这里说的“价”不是价格,而是指疫苗可预防的病毒种类(不过确实价数越高,价格越贵)

 

HPV是人乳头瘤病毒(Human Papilloma Virus)的缩写,因其能够引起多种良性乳头状瘤或疣而得此名。该病毒基因家族庞大,目前已知HPV有200多种亚型,超过40种亚型可引起男女生殖器周围的感染。

 

根据各基因型别致病力的大小或致癌危险性的大小,HPV病毒可分为高危型和低危型。大多数HPV感染者都无明显症状,但其中一些感染可能会导致健康问题。



低危型HPV(low-risk HPV, LR-HPV)感染可引起生殖器疣、复发性呼吸道乳头状瘤病等良性病变。常见的低危型HPV有:HPV6、11、40、42、43和44等。


高危型HPV(high-risk HPV,HR-HPV)持续感染能够引起子宫颈癌,也可引起阴道癌、外阴癌、肛门癌、阴茎癌和口咽癌等。常见的高危型HPV(HR-HPV)有13种,即HPV16、18、 31、33、35、39、45、51、52、56、58、59和66。


几乎所有的宫颈癌均由高危型HPV持续感染引起,其中最常见的就是HPV16和18型,因此,HPV疫苗也是针对高危型HPV研发的。

 

九价HPV疫苗由HPV 6型、11型、16型、18型、31型、33型、45型、52型、58型的主要衣壳蛋白组成的病毒样颗粒经高度纯化、混合制成。该疫苗适用于16~26岁的女性,可预防90%的宫颈癌,是目前最全面的疫苗。

 

春雨医生

(图源:图虫创意)


二价疫苗针对HPV16、18型,国际研究数据显示,超过70%的宫颈癌都是由这两种病毒引起的。

 

四价疫苗可以预防HPV 6、11、16、18型感染,虽然HPV 6和HPV 11不属于宫颈癌高危型HPV病毒,但它们可以引起外阴尖锐湿疣。四价和二价都适用于9~45岁女性(四价在去年11月份进行了扩龄,由20~45岁扩到9~45岁)

 

有必要一直等九价吗?

 

之所以九价、四价比较难约,是因为二价HPV疫苗既有国产的(馨可宁),也有进口的(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),但四价和九价只有进口的(美国默沙东公司)。

 

春雨医生

(国产二价疫苗/图源:图虫创意)


虽然九价属于“王者”级别的宫颈癌疫苗,但一来价格贵(1300~2000/针),二来难预约,可能等着等着就超过年龄限制了。

 

世卫组织表示,9~14岁是HPV疫苗的最佳接种年龄,我国多地也已启动HPV疫苗免费或补贴接种计划,为适龄女孩普遍接种HPV疫苗(一般为国产二价疫苗)


因此,HPV疫苗应尽早接种,如果为了多增加一点保护范围,就一直等待九价疫苗,在等待的过程中,也存在着感染风险。

 

最后悄咪咪地说,也可以先尽早接种二价、四价疫苗,再继续预约九价疫苗(至少间隔一年以上)。注意,只是说可以这样,但不建议这样,因为会造成稀缺资源的浪费。


春雨医生

(图源网络,侵删)

 

男性也可以接种HPV疫苗吗?


可以,但约不上。

 

男女都可感染HPV,并且可以互相传播。有研究表明,全球每年约有7万名男性因感染HPV而罹患阴茎癌、肛门癌、口腔癌或其他头颈部癌症。

 

不过,HPV更喜欢在温暖湿润的环境中生存,所以女性的感染风险更高,致病性也更严重。

 

理论上来说,男性可以接种四价和九价HPV疫苗,用以预防尖锐湿疣、肛门癌、口咽癌和其他一些不典型病变。

 

有研究表明,9-15岁时接种四价HPV疫苗的男性,未来10年内罹患生殖器病变的风险显著降低。


春雨医生

(图源:图虫创意) 


但考虑到投入收益比,大部分国家及世界卫生组织(WHO)的官方文件,都尚未推荐男性接种HPV疫苗,目前只有美国、英国等开放男性接种。

 

虽然目前男性还不能预约接种,但我国已经启动针对男性人群的九价HPV疫苗临床试验,默沙东公司也在加大产能,增加对中国的疫苗供应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男性也可以接种到HPV疫苗。

 

 

 

编辑:春雨医生

参考文献:
[1]王华庆,赵方辉,赵昀.子宫颈癌等人乳头瘤病毒相关疾病免疫预防专家共识[J].中华预防医学杂志,2019,53(08):761-803.
[2]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,知识 | 有关HPV疫苗的科普问答,2019-07-10,http://www.nmpa.gov.cn/WS04/CL2158/338921.html
[3] de Martel C, Georges D, Bray F, Ferlay J, Clifford GM. Global burden of cancer attributable to infections in 2018: a worldwide incidence analysis. Lancet Glob Health. 2020;8(2):e180-e190. doi:10.1016/S2214-109X(19)30488-7
[4] Ferris DG, Samakoses R, Block SL, et al. 4-Valent Human Papillomavirus (4vHPV) Vaccine in Preadolescents and Adolescents After 10 Years. Pediatrics. 2017;140(6):e20163947. doi:10.1542/peds.2016-3947


版权声明: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,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,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reading@chunyu.me

推荐阅读
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